《硅谷大佬》旅游卫视今晚22:00播出 | 潜伏一年独闯硅谷,武卿用调查报道解密硅谷创富荷尔蒙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20日 14:32 | 来源:中国纪录片网 | 手机看新闻

由奇霖传媒和北京广电新视点电视节目制作信息中心联合出品纪录片《硅谷大佬》将于3月20日22:00在旅游卫视播出!中国教育电视台一套,上海纪实,湖南纪实将随后播出。《硅谷大佬》为什么与众不同?下面是总导演武卿的创作历程。

硅谷大佬

2015年9月7日,整整一年前,我认识了硅谷投资人、创业家Joe Lonsdale。

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这个偶然认识的人,竟改变了我和奇霖传媒的发展路径。

整整一年后的9.8日晚8点,奇霖传媒耗时一年、投资200万精心打造的——中国首部针对硅谷科技创投圈人物的6集深度报道《硅谷大佬》首集《神秘的天使名单》,全网上线。(3月20日22:00《硅谷大佬》第一集《神秘的天使名单》将于旅游卫视播出。)

▍无知最苦 ▍

朋友说我创业后这一年干的最高调的事,就是特别低调,几乎人间蒸发、杳无音信。我不是刻意低调,只是喜欢一口憋住、沉在水底做事的感觉。在无知无畏的状态下选择创业,干了才知道,这事儿跟别的不同,创始人必须专注到封闭,专注到疯。

2016年元旦,城外爆竹零星,小有过节气氛。那时《硅谷大佬》项目启动近五个月,我初尝创业之味。在新旧年交替之际,我跪在卧室做了个祷告:上耶,是你给了我不甘平庸的灵魂,想要更加卓异;我想知道如果足够努力,自己这样的普通人可以走多远。创业这事,看来是个磨练人的机会,因此这一年,我愿接受任何来自你的捶打、熬炼。请你炼去我的渣滓,早日让我成为赤金。

此后近一年,当我因为跨界、跨国做项目受到质疑时,因为一人兼任总导演、总制片人、主持人而严重透支心生惧意时,当我因为无休止地修改节目、事无巨细地管理事务心生倦怠,因为愧对家人心如刀绞、痛哭流涕时——只要想到那次祈祷,就能归于沉静。说话总得算话吧?一切都是自己要的。在通向最终结局的道路上,一切磨练和痛苦,都是必经之路,增之一分太多,减之一分太少。

硅谷大佬

▲武卿在硅谷采访

《硅谷大佬》项目整整延期三个月,千呼万唤,讲述全球股权众筹鼻祖Angellist团队创业故事的首集——《神秘的天使名单》终于要在3月20日登陆旅游卫视。

上线前两周,我从被书籍和资料淹没的屋子里爬出来,脱下大布衫、大裤衩子,换上裙子、高跟鞋,扔掉眼镜戴上美瞳——为了这部6集深度报道的发行,我要去播出平台见人——自认一年磨一剑,《硅谷大佬》是呕心沥血之作,但是在当下,科技、财经内容依然属于小众,我不得不去一家家谈,试图说服人家给我更好的展示位置。

硅谷大佬

▲武卿在拍摄现场

这是近来和朋友们闲聊的精华,虽然创业后经历不少人情冷慢,我的“真实”依然不想改。

问:这一年你主要干什么呢?

武卿:除了工作——打磨《硅谷大佬》,别的真没啥。

问:这一年,你都有哪些变化?

武卿:糙了,low了,狠了。“糙”是指心态,一颗敏感的水晶心,换成石头的了。Low是指生活上,不再那么精致、讲究了,洗把脸就敢出门。狠呢,既有菩萨心肠,也有霹雳手段,行事果决,不为善良天性所误。

问:你觉得创业快乐吗?

武卿:痛苦多于欢乐。

问:那你后悔了?

武卿:创业好比生孩子,是个干了肯定不会后悔的事。痛苦本来就是生命常态,我对此习惯了,并不十分敏感。

问:你遭遇的最大的困难是?

武卿:没有最大,只有更大。

问:你靠什么在困难中撑住?

武卿:本能和后天的训练。2001年来京,经历得多了,性格里没有“撑不住”这种东西,见了棺材不落泪,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目前正在修炼一种我投资人老郝说的“事来则应 事去则静”的功夫。

问:创业后,你最担忧什么?

武卿:身体崩盘,误掉儿子的成长期,没时间看好书。前不久做了体检,啥毛病没有,可以放心折腾了。至于家人和阅读……不管我忙碌,多认真,多成功,因为这两块缺憾心里永远都存着一个巨大的空洞。我说“痛苦”,多因这两个事儿吧,别的都不是事儿。

问:你最想干的事情是什么?

武卿:我要梦想实现,也要商业成功。

问:你的梦想是什么?

武卿:改变人心,打捞灵魂。

问:商业成功……你似乎对商业很不齿嘛?

武卿:我过去脑子里有水……一年过去,蒸发得差不多了。前不久和罗胖哥做了次深聊,最后一滴水也被挤掉了。我要梦想实现,也要商业成功。这并不容易,也显得有些贪心,但是既然要就得付出代价,我愿意用痛苦交换。

问:你怕失败吗?

武卿:不怕,如果失败了,我会认真写篇文章和创业者分享:《告诉你,我是如何把这家叫做奇霖传媒的公司弄死的》。失败不可怕,那意味着新的玄机。《圣经》说:“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问:听你公司员工说,你从来不骂人?

武卿:骂啊,主要是骂自己 

问:骂的最多的是什么?

武卿:SB。

问: 为什么?

武卿:……有时候我真的会“恨”第一位天使投资人任老师。一年半前他说服我创业时,我是老老实实交待:自己除了会做好内容,别的啥也不懂。可他说这不是个问题。没错,我是善于快速学习,可是创业需要人懂得太多了,我越学越觉得无知,越学越觉恐慌。世界那么大,我来了,却被证明是无知、渺小的。你说生老病死皆苦,我却道,无知最苦。我这一年掉的肉,长的白头发和皱纹,都因无知所致。我已因之“不要脸”了,无论气色多难看、皮肤多粗糙,我都视而不见。

▍ 投资人给我设计的“墓志铭” ▍

硅谷大佬

我有一个主内姊妹,叫邓紫棋。创业七八个月后我才意识到,我创业的第一“因”,竟然是她。

2014年,我写了一篇关于邓紫棋的文章。之所以写她,主要原因是被他们做“产品”的态度打动。邓紫棋所在的蜂鸟音乐是一家创业公司,多年以来,公司只签她一个艺人。蜂鸟做音乐(产品)的路数,跟很多人不一样,沉心静气,不浮躁,极其注重品质。就像乐坛的一阵清风。我敬重那些追求极致、注重品质的人。在这个破铜烂铁充斥、车水马龙不停、人心惶惶、浮躁成风的时代,你能慢得下来吗? 蜂鸟音乐能。他们这种静心做事的范儿特吸引我,因为我自己就是这范儿。正因为这个,我想采访邓紫棋。

可是当时我和紫棋、她经纪人张丹都不认识,我发出的采访邀请,迟迟没有回音。热爱,能给人以不竭的动力。为了这篇文章,我下了血本,把百度上能找到的关于邓紫棋的资料几乎全部找了一遍;紫棋的新浪微博当时有70多页,我也全部都筛了一回。一般人写这样一篇文章,一个礼拜应该完成,但是我边研究边写,做了一个月。花一个月做的活计,跟花一周做的肯定不一样。

文章写好后在我的微信公号“卿谈”上首发,当时微信粉丝量才七八百,这个文章获得了2000多的阅读量。但是被大号《灼见》转发后,阅读量达到了57万,再加上其它几个大号自主转发,单是在微信上的阅读量就有100多万。微博上更是,微信微博,刷屏好几天。

这样的文章,自然会吸引很多同道,我投资人任旭阳是其中一个吧。任看到文章后加了我微信。很奇怪,我微信从不随便加别人,但是居然通过了他。他发过些资料,我一看,牛人哪。我当时处于职业发展迷茫期,做了一个选择,但是依然迷茫不开心。也不知为啥,对这个人天然有种信任,于是就跟他敞开心扉。任在微信说:“职业规划正是我擅长的事情,咱俩见见吧。”

2015年4月29日,我和任在盘古大观七星酒店一层咖啡座见面。见面半个小时后他忽然说,武卿你创业吧,你要是创业,我投你。我有创业打算,但是根本不想在那会儿开始,一来孩子才两岁多,二来我觉得应该读几年管理学再说,三来,我已经答应一家境外媒体要去做高管,薪水也是个诱惑。

三四天后,我收到一封奇怪的电子邮件。任在邮件里说:你有没有设计过自己的墓志铭?虽然此前不久,我有过一段大难不死的经历,但是还远没到要设计墓志铭的时候。他说,我给你设计了一段墓志铭:武卿,是 21世纪上半叶中国最卓越、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刷新了人类个体生命成长的极限;因为她的存在,许多人的命运得到了改变。

虽然这一年和任有过争吵、不快,但是因为这封信,我永远感激和信赖他,永远不会和他真的生气。我的人生只有两个终极追求,一个是不停地突破自我,一个是坚定利他、为他人创造价值——这个只有一面之缘、深谈不过一小时的陌生人,竟然知道如何击中我。

第二次见面,我和任旭阳对节目细节做了沟通。我们都对“人物”“思想”“价值”感兴趣,确定用我做《“起底”邓紫棋》的路数,做人物类纪录片,给人们提供好的精神资源。此后,我开始做节目的前期策划,为了做周鸿祎特别是柳青的节目,和他们的团队做了大量沟通。又过了不久,因为我又写了两篇文章,奇霖传媒意外得到了另外三笔投资。一切都按部就班。只是我们谁都没有想到,2015年9月7号认识的一位硅谷投资人,完全改变了之前设计好的那一切。

channelId 1 1 1
热词:
编辑:张延利 责任编辑:
860010-1118090100
1 1 1